风吟无痕

【重飞】三流剧本

已是夜深,楼内的学生被军训折腾的筋疲力尽,多早早睡下了。

校内老旧的路灯透出的光很有几分暗淡,却也足够照出迟迟滞留在灯下的两人,一人眉目清俊,此时正拧眉颇感不可思议的瞪着抱住他便如何也不松手的好友,一人眉目低垂看不清神色,本该戴在头顶的军帽正孤寂的落在地上,无人问津。

飞蓬怎么也想不清这是演的哪一出?曾对他俩照料有加的首长因家中小辈滋事,不得不来本市一趟,那么相聚在酒桌上推心置腹一番,也是极其顺其自然的事,虽未料到首长会动念将他家中那闹事小辈塞给自己管教,但也不算太离谱……

“飞蓬……嗝!这话就这么难、回答!”

跟眼下情况相比,那算什么啊!

察觉怒气不禁上涌,可对已是醉的不知今夕何夕的重楼而言这完全是于事无补,自制的性格也令飞蓬无法容忍被怒气主宰了理智,心下只好再度默念,别跟酒鬼计较……别跟酒鬼计较……这个时候的不痛快,他迟早都是要还回来的……

“我有哪里不如她!”

大概是太久时间未曾听到回复,神智模糊的重楼自顾自的给飞蓬的沉默按上了答案,顿时不满的拔高了声音,下意识加大的力道又在下一刻卸掉,活像一只可怜的纸老虎。

本来一听这话,压抑着的情绪正要爆发的飞蓬被他这幅作态闹的是火气全无,只剩下满心无奈,这是哪里来的三流戏码,电视剧都不稀罕拍了好吗?!更况且……

“你跟她比什么?这能放在一起比吗?”飞蓬无力的再度说出结论,不去想也知道重楼八成又会将这话自顾自的忽略过去,正如同刚才那几次一样,顿了顿,他放缓了声音:“回去说,回去我就告诉你答案。”

重楼似乎是听进去了,收回了大半交付的体重,晃晃悠悠的倒退了一步,眯着眼审视般扫了眼飞蓬神色,此间已是交上了手,可令飞蓬颇感失语的是即便醉酒他的身手也未弱上分毫,一边不由自豪不愧是能在军中与自己相提并论的人,一边又觉棘手。

不过……飞蓬眸中划过一丝厉色,这个时候能有这番反应已是不错了,他可还能同平日一般敏锐?可只是一时惊讶的功夫,重楼已是毫不犹豫的抱了上来,义正言辞到了飞蓬怎么听怎么觉得可恨的地步:“那就现在说!对!就现在!就这里说!”

飞蓬:……

醉酒的重楼注意力全然集中到了飞蓬的身上未受牵连,倒是一直留意四周的飞蓬被这突如其来的状况打了个措手不及。

即便是从小到大恪守规则的飞蓬也知道,总有些学生即便是夜里也不安分,可令他怎么也没想到的是军训一天后,一群累瘫成狗实际上也的确体力严重缺失的学生里居然还会有精力充沛如同小怪物又或者是嗜好夜游到了哪怕酸乏到分分钟要跪躺依然坚持不懈的存在。

此时飞蓬的心情复杂难言,他几乎都想要去翻看黄历今天是不是不宜出门了,先是重楼被首长带来的酒惑了心神,低估了度数,多喝了几杯,而罕见的醉了酒,后是安静了一路的重楼突然耍起了酒疯,其无理取闹程度真是想想都心累,好不容易找到了敲昏他的机会,却因为诧异这么晚哪来的人而错失良机……

悉悉索索的声音响在耳畔,以飞蓬耳力岂会听不出其中夹杂着衣物和枝叶摩擦的声响,他视线落在一旁草丛,有心走过去,却被重楼绊住了步伐,只得下压眉目,低斥了一声:“还不出来!”

夜风拂过,一时寂静无声后一抹近乎要溶于夜色的黑色发顶默不作声的从夜幕映衬下同样漆黑的草丛中脱颖而出,似乎才是做足了心理准备,那人一反刚才的缓慢动作,倏然起立,清丽的声音掷地有声,在四周安静的衬托下依稀传出去很远:“教官好!我什么也没看见!什么也没听见!”

飞蓬才在讶异竟是个小姑娘,就被她话中的意思给逗乐了,而此时重楼也像是才发觉多了一人般,微抬头看了一眼,那眼神……陶乐可以发誓,完全不像是醉酒的人!虽然他一身不靠近都闻的出来的浓重酒气!

或许是发觉对方并不值得在意,重楼给予了这么一丝注意力后,再度将炮口对准了飞蓬:“你还没说,夕瑶跟我谁更重要!”

听见小姑娘惊呼一声,深知这个问题有多么不正常的飞蓬完全无暇顾及,也不想理会重楼!惩处什么的还是留在明天,女孩子不适合大晚上的还在外面,他轻叹了口气,开口道:“快回寝室吧,明天还有军训。”

见她愣愣点头,梦游般的飘荡离开,飞蓬又有些担心小姑娘的状态,可这显然不是空闲的时候,大概是看他注意力旁落,重楼双手依旧不肯放开,却直起身,一双在夜晚看起来尤其可怖的暗红眼眸直直对视上飞蓬的双眼,飞蓬当下心中一个咯噔,等、等下啊!你执拗的性子倒是不要发挥在这种地方啊!!

若说方才的他还是在单纯的耍酒疯,不一定非要个答案的话,现在这状况才是真正的骑虎难下!在先前的几次不甚成功的交流中飞蓬就发现了,醉酒状态的重楼可不同于清醒状态下的重楼,不说清醒状态下的重楼根本不会问这种问题,就是清醒状态下的重楼甭管好坏都至少会听进去就甩了醉酒状态下的重楼一条街!哦不,是一个国!

看着无理取闹非要个答复,估摸着不给答复就要跟他干耗到酒醒的重楼,飞蓬感到无比心累,这要怎么比?怎么比啊??你俩一个青梅一个竹马,都是世交,一个是需要保护,一个是可以并肩作战……这不跟问荤素不拘的杂食者,肉好还是蔬菜好一样吗?!这都什么破问题!可看着他清明如故的眼眸,飞蓬到底只是不甘的瞪了一眼,认输般别开眼去。

“是你。”

“是你!”



题外话:本来有次日谈的,本来,至于为什么没有了......你们可以问问小船干了什么......

顺便,等着你俩的论坛哟!

评论(3)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