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吟无痕

日常片段【二】

莹白的玉石上暗红的纹路间流光隐隐,风裹挟着青色的神光疾驰而过,却如同被投入水中的石子,空中微微荡漾开一层波澜,又悄无声息的将方才的动静掩盖了下去,只有那越来越亮的阵纹昭显着那一抹神力的去向。

青色的荧光悠悠脱离阵纹,飘散在空中,他深蓝的眼眸凝视着那漂浮不定的荧光,他知道,只要走过去,便是那长眠之地。

他缓缓阖眼,收拢手指,熟悉的冰冷纳入手中,随着他起身迈步,那一点点的懒散被敛尽,余下的是那在无尽的岁月中,无数场战斗争锋间磨砺出的肃穆,即便无意,也予人高不可攀感的孤傲。

白茫无际的空间里,泥土带着略微的暗红,各种样式的残破兵器凌乱的被放置在地上,浩浩荡荡的气自它们身上发出,若非早已残破不堪,这股庞大的气只怕整个六界能对此安然若素的不过十余位。

飞蓬来时的位置很是巧妙,正是唯独被留出的一条小径的尽头,他目光扫过路径以外密密麻麻的黯淡兵器,最终落在了蜿蜒向前看不到尽头的小径上,他遥遥望着,思绪似乎随着视线,落在了那看不到的另一端。

一声清浅的叹息,在这寂静的空间里倏然响起,飞蓬眸光微烁,那路的一端,忽现一位伊人,只见她仙姿佚貌,目光如春风和煦般温和亲切,步履缓慢亦极快,只是眨眼功夫便行至飞蓬跟前。

她细细看他,试图从他沉静的眉目中挖掘出些什么,随着时间点点滴滴的流逝,那分明的期盼一寸寸的消泯化作她眉宇间,眼底中的愁思,她这般的美人便是稍稍蹙眉也是叫人心疼的,又如何有人舍得她露出这般的愁容。

她窥见飞蓬眼底她的模样,急急敛去愁容,露出几分懊恼的神色:“你难得过来,瞧我,竟摆脸色,若你因这事,今后都不在过来了,我可不知要多么后悔了!“

他每每来此,她都或多或少的露出这般神情,以他聪慧,又如何猜不到她是在忧虑着些什么呢,他的变化,瞒的再好,又如何瞒得过这位一直照顾他,关心他的姐姐?

妥帖的暖意与歉意溜过心底,知她有意翻过,飞蓬也便只做不知,柔和了面容,露出一个浅笑:“你若要这般说,那我才更不是,本说好常来的,都叫你用上难得了。”

她展颜欲笑,又强自按住,眼中满是笑意,却做横眉竖眼的凶悍状,没好气道:“难道我说的有错?如今已无战事,也不知你忙个什么,天天不见踪影的,见你一面,竟比战时还来的稀罕!”

飞蓬眼中染上几分无奈,轻声安抚道:“这也是无可奈何之事,即便两界停战,神魔交界之地,依然是重中之重,若看守者实力不足,那许多要紧的战报便有可能失去,对神界而言未免太过危险。”

她没有错失他听闻她话语时瞬息流露出的晦涩,更没有听之任之的信他一切安好,这不是她第一次得知这个消息了,却叫她觉得比第一次听闻更加的感到寒冷刺骨,心头冰凉,神界这样的做法,意味着什么,她稍作思索都觉得被狠狠割伤,抿了抿唇,她知晓她不该沉默,却怕一开口便叫他察觉端倪,但她这般反应,又与开了口何异?挫败的垂下头,正看见他的手指微弯,那是他无措动摇时会有的小动作,正想着,一道熟悉的声音从上方响起。

“我学不会委屈自己,你知道。“

——所以,请安心。

她轻轻应下,抬起头,露出安心的笑容。

又是说笑几句,她目送着他离开,直到确定他已然离开这个空间,她方才露出沉重的神色。

她垂眼看向自己玉白的手,她未曾如此刻般庆幸,这幅摸样只是一个脆弱如泡沫的幻影,并不会因她的任何心绪起伏而产生变化,而那时她的头正低低落下,神色丝毫不为飞蓬所见。

不会委屈自己……吗?

她蹙眉沉思,他道出这句话的瞬间,她竟生出一种惶恐,阴霾笼上心头,有种惶惶然的不祥预感,似乎不解开,继续这样放任下去,有朝一日,她一定会失去重要之物。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