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吟无痕

【重飞】终究,责任会带走他,无人可拦(上)

重楼于飞蓬而言一直都是一个特殊的存在,他或许不爱他,却无法否认,重楼在他的生命中是很重要的一部分,失去了,不致命,但是,心口空缺的那一部分却再也不会填满

飞蓬初初在神界的时候,有时神思飘荡,也会想,是否自己于重楼亦是如此,或者只是一个一定要赢过去的对手,一个说的上话的朋友?但他终究不曾深究,许是他也是明白的,这样安静的日子不会久了,若是,若是有这么一日,他到底是会离开的

于是,飞蓬也就不在去想,他不愿动摇了自己的心

重楼找来的时候,飞蓬是了然的,重楼一直都是这么的随心所欲,要不是上次给他的刺激太大了,只怕他早早的便找来了吧

他变强了,飞蓬有些高兴又有些惆怅,那么,离他们一分高下的时间也不远了吧,他离开的时候,也不用太担忧重楼这么会闯祸,太乱来会把自己栽进去

飞蓬一直都有记得那个约定,那个他们第一次见面,就定下的约定

有朝一日,定是要在你我之间分个胜负,你也定不愿只知你我之强,却不晓胜负吧?

他们之间的相遇,是机缘巧合,也是命中注定

那时,他们一个是神族翘楚,一个是兽族翘楚,注意到对方,并加以与旁人不同的关注,似乎也就是理所当然的事情,然后,便是那两份神农九泉所化的兵器落于他们二者之手,这样的情况,不可避免的更是加深了他们对于对方的关注

不是没见过,只是当时神,人,兽已经硝烟味愈重,一见面空气中就满是压抑和蠢蠢欲动的战意,但是,似乎又顾及着什么,没有出手,匆匆见,匆匆去,也就这般

只是关注归关注,飞蓬那时已经插手人族之事,虽是对于对方感到几分好奇,但总归是太忙了,除却别与旁人的关注,他分不开身去为着那几分好奇做什么,人族的一切都还只是开始,他要投进去的精力,可想而知

但他是忙,另一个却不是

当飞蓬在人族看到那个孤身而来的兽族时,他有一瞬间的茫然,有些不确定是不是自己最近日夜不分的处理事情,导致有些涨疼的脑子因为疲劳过度出现的新情况

一个兽族出现在敌方阵营?

一个兽族中的翘楚,还是一个高层出现在敌方阵营??

是的,飞蓬已经认出来了,便是不提那个兽族从未掩饰过的容貌气场,单是他臂间的武器,就足以昭显他的身份了

因为这个信息,清明起来的脑子在看到那个兽族背后的原本应该是山的地方,再度变得一片空白

谁能告诉他,那个兽族身后的原本应该是一片连绵不断的山峰的地方为何如今是一片的荒凉?不但如此,还是一片被狠狠烧灼过的痕迹??

不是没猜到,这很可能是眼前的兽族干的,只是,就算是兽族,哪个兽族会闲着无事平山玩?

这时,那兽族已经将目光从他眼里看着虽然有着几分实力却也只是这般且对他充满敌意的人族那里转移到了他身上,一瞬间亮起的眼眸,不难叫人猜测出,他来此地的目标已经找到了

“哼,你终于来了”好战挑衅的笑意出现在重楼的脸上,天知道,他才刚刚来,若不是飞蓬正好回来了,一直没什么耐心的他,便要一口气杀进去了,虽然他更想无视了那些个人族,但是那明晃晃的恶意,很明确的告诉他,这不大可能

对立的两方相遇,交锋成了必然,但到底是人族的驻扎地,他们并没有交战很久,其他到来的神族就掺和了进去,重楼没有犹疑,在确定今日定是无法分出胜负后,便断然离去

只是飞蓬心中那个原本只是有些印象的身影,悄然的在他的心中加深立体了许些

从原本只知实力强劲,到判断力强,取舍度高,性子看起来直来直去,也许还有些孤僻

许是因为本身心思就比较重,飞蓬对于这样的存在总要多出几分好感,不为别的,只一点,这般性子的,相处起来总是不用太费心的深思他话中是否带着深意

那般少的好感,就是飞蓬当时也并未在意,只因到了战场,该如何,还是要如何

只是,后面的事情,他怎么也未曾料到

空中传来一阵灵力波动,为着人族的事情忙的昏头转向的飞蓬顿了顿手中的动作,轻轻放下手中的东西,按揉着有些涨疼的额头,无奈的把视线转向了灵力波动最强的那处空地

红灼耀眼的发,霸道凌厉的脸庞,不怒自威的气场

他果然来了啊......

所以说,自己身上果然是被动了手脚吧?

不然,以他那种路痴的程度来看,没道理除去第一次找来以后,每一次都正好开空间都开在自己身边啊

已经渐渐习惯了重楼有事没事就出没在自己周边的飞蓬,依旧有些惊奇和纳闷的看着重楼再度撕开了空间

再度撕开了空间......

再度撕开了空间......!?

有些昏沉的脑子骤然清明,飞蓬握住肝胆神剑,正欲出手,却见四周都是自己辛劳过后的成果,顿时一滞,就是这么一下,重楼拉着飞蓬用空间术异常洒脱的离开了

离开之时,飞蓬的第一个念头是,这次也不知何时才可回来,其次便是,还好,人族对这种突发情况,处理起来已经很顺手了

就在重楼和飞蓬离开不久,一帮人族找了过来,然后果不其然的发现本来在里面处理事务的神,不见了......

不见了......!!!

人族男子【自恨实力太弱】:卧槽!那个兽族又绑架了将军大人!

人族女子【伤心】: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可以在见到将军大人......嘤嘤嘤......

知道消息的神族【心塞】:啊啊......事务又要多了.......心好累......

另一边

飞蓬面瘫脸的看着脚下的一眼看去,根本看不到边际的海洋,这里又是哪里啊!!!!!

重楼你路痴也就算了!为什么每次都拖着他一起啊!不知道他很忙吗?忙到都恨不能分成两个的好吧!看这情况,回去后得积压了多少的事情啊!!!

“哼,人族本就跟你没甚干系,便是同情,危难之时拉一把就是,你何苦如此为其劳累?”似乎是察觉到了飞蓬的情绪,重楼不满道

“人族的确与我无关,然,无论当初是因何缘故,我既然决心要管,又岂能因劳累而不顾?”他的语气中满是笃定,就像在说一个既定的事实,字里行间是不容忽视的傲气:“既然做了,自然做到最好”

重楼轻哼一声,转了话题:“每每去见你,你都在忙,那群人族都干什么去了,任由你这般不知时日的忙,怠慢了修为”

飞蓬知他关切,心中微暖,自然面上也带出几分柔软:“他们本就自诞生实力不佳,加之生命又短暂,虽相对悟性极高,却也多有杂念干扰,如此相较之下,还不努力,怎生存活?”

“哼,你未免也太宠他们“重楼不自然的微微撇过头去,心下不悦,却也知飞蓬所说不假,但到底不甘就这般看着飞蓬为这人族劳心至此,又道:“若有一日你将离去,他们应当如何?”

“故我也有让那些有这方面天赋的孩子跟在身旁啊”飞蓬不甚在意的笑笑,那不带任何留恋的语气,配合着他一贯清冷淡漠的气质,重楼突然间,便有了这么一个感觉,飞蓬他,仿若这世间万物,都无法停滞其心,亦无从将其留下

本就是飘荡而来的风,最终也自是飘荡而去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