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吟无痕

【重飞】魔尊大人的【蜡烛】请收好(段子)

1.期待

漫长到不知尽头的生命中,重楼很无聊,嗯,尤其是在这种找不到能与他为之一战的敌手,无聊到只能守着神魔之井,自己自娱自乐比武的时候

时间长了,他无聊到甚至开始对神魔之井另一头的神界那边看护神魔之井的神将报以了期待,虽然他自身也不确定对方是否值得他这样的期待,不过,嘛,魔一向不需要考虑这么多,想做就去做就是了

只是在那之前,他即便不想,也必须要忍耐,因为现在还是在神魔之井的逆转时间里


2.久违的刺痛

他已经许久没受过伤了,飞蓬轻触着身上的伤口,刺痛传达到他的感知中,常年冷淡的眼眸正闪烁着灼人的光彩,微微扬起的唇角毫无疑问的昭显着他愉悦的心情

“重楼吗...”飞蓬喃喃着这个名字,真是好久没遇见能与自己一战的敌手了,素来沉稳的心似乎也随着这个认知而雀跃不安分的快速跳动着,清俊的神将此刻眉宇间满是亢奋的战意,他从未如此清楚的认知到自身对于敌手的渴望,他也从未如此几近绝对的判断到......

若有机会,一定要将对方置于死地,非如此不可绝此等对神界巨大的威胁


3.疑惑

飞蓬深深浅浅的平复着自己的呼吸,刚刚跟重楼打斗了一场的他此刻略低着头,柔顺的深蓝色发丝随着呼吸时不时的飘荡在他的视线中,偶尔那不属于他的灼眼红发也会顺着风的轨迹荡进他的视线

是什么时候变成了这种局面的呢?感受着身旁那魔几乎从不加以掩饰,却早已经让他感到了习惯的威压,飞蓬突然觉得有些疑惑

从一开始的见面便战,战完便散,到后来战完后无言的片刻停歇,再到如今,有时来寻也未必要战,而是聊天,甚至只是沉默的陪伴的局面,虽说,飞蓬自知这其中也有自己并不排斥魔的缘故,可每次一想起最初的判断,神将还是会感到疑惑

到底是怎么变成如今的这种情况的呢?


4.六界奇闻录【神将飞蓬篇】

六界诸知,神界的那位飞蓬神将是一位即便看着再冷淡也会引来不少爱慕者的俊美男神,但是,也不知道是他实在是不解风情,还是着实冷心冷清,多少男男女女的示好都被其漠然拒绝了,引得诸多痴情心,不知碎几何

曾有神界一不知名的神就此事戏言道,将军他啊,就是一只能远观不可亵玩的高岭之花,大概神界那条不允许神触碰情爱的条律更改了,他的行事作风也不会改变,简直就是自身定,注孤身啊

与神将冷淡孤僻的模样正相反的是整个六界对于神将的评价,好神,绝对的好神啊,只要是不涉及神界利益的事情,你找他帮忙,只要找的到他,只要他做的到,那几乎就是有求必应,但即便如此,却也没有谁拿那些个小事来烦神将,原因嘛,就出在神将的作息上

说起神将的作息,不知有多少来寻者一脸泪不止,首先,神将的职责是守护神魔之井,这也就意味着,不是天塌地陷,一界灭亡这样的大事情,职责期间,神将都不可以妄自离开,守门的神兵也不会让你随便前往神魔之井附近,因此这段时间寻神将【不可能】

其次,神将在无职责在身的情况下,喜爱在神树下小歇,神树可以说是神界的起源之地,是神界很重要的地方,虽是如此,事实上神树附近却并没有太多的防守和看护,原因就在于,神树本身就不是谁都可以靠近的存在,这世间几近所有的生灵都是神树会排斥的对象,若是强攻,势必会引起天帝的注意,因此这段时间寻神将【不可能】

最后,因为神将喜静的缘故,他常年偶然出没于神界各个罕见神迹的地区,偶然遇见的可能性极低

结论:找过一次以后,就再也不想找第二次。

 找的过程,简直生无可恋。

 不是无可奈何,绝对不想去找神将。


5.赠花

飞蓬站在云间,怀中抱着一把红色的花卉,难得的有些回不过神,就在刚才,有一位年幼的神女截住了他,脸蛋红红的什么话也没说,就塞了一把花给他,便急急忙忙的跑掉了

迟疑着用指尖轻抚过那娇嫩的花瓣,神将冷淡俊美的脸上,透露着难以察觉的为难和无措,他几乎是小心翼翼的抱着那在他眼中脆弱无比的花朵

红色的花瓣上还有着新鲜的露珠,精气神饱满的任谁也看的出被照料的很好,主人一定很爱护它,如此,又是什么样的理由才会促使它的主人摘下了它呢?神将没有接着想下去,他沉默了一会,抱着花,朝着来时的地方而去

神将抱着花进了神树守护着不许窥见的范围,复又空着手离去,魔看着这一幕,依稀间,好像明白了什么,那一刻烦躁不悦引起的狂躁魔压不加克制的四溢,头一次,魔收起了自打认识神将后,便从仓库里翻出来的用以窥探神将的行踪的六界禁物,凤凰血镜


6.告白

重楼默默看着因为告白被拒,眼眶里眼泪直打转,一脸哀戚的看着飞蓬,期望他收回那狠心的拒绝的男仙?,眼皮直跳,他已经不记得自己是第几次撞见这种场景了,每次去往他处寻飞蓬,都会遇见这种事的情况,已经不知道让他多少次不满神界的秩序了

目送走泪奔而去的男仙?的神将淡定的将视线投向隐匿了身形的魔,那种了然的目光让魔不自然的撤去了隐匿,开口道出了仿若欲盖拟彰的疑惑:“为何每次我一旦不是在神魔之井遇见你,便均遇他人与你示好?“

”为何?约是因此刻方有机会吧“飞蓬似乎有些意外重楼这一问,色泽偏淡的唇间好似疑惑的重复了一下,才轻描淡写的道出了似乎意有所指般的回答


7.六界奇闻录【魔尊重楼篇】

众所周知的,魔界目前的那位魔尊是个武痴,一个极端任性,我行我素惯了,从不顾及后果的武痴,于是,可以想见的,他为了和他想要打架切磋的对象打架切磋,没少乱来,被他的乱来所连累的那些个神魔仙鬼的,也从没少过

不过,那都是过去的事了

谁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魔尊重楼不在到处迷路着寻找在他眼中勉强可为之一战的敌手,并为了打架切磋,惹出各种各样的祸事,而是开始有事没事就往神界跑,这样的情况,一度让神界万分紧张,其余几界疑(喜)惑(大)不(普)已(奔)

只是,好景不长,这样的情况只维持了没有几千年,魔尊重楼又故态复萌,各种挑事,各种求战,不过,有心人却很是意外的发现,魔尊重楼做这种事的频率有着明显降低的情况,而且,从魔尊重楼偶尔的只字片语中,透露出了他好像找到了真正能与一战,并好像性格上与他也比较合得来的存在

此事一经发现,霎时,除却目前封闭状态的神界和过弱导致魔尊完全不感兴趣的人界外的各界上位者目光都放在了神界上,并从未有过如此统一的期盼着神界的封闭期早点过去,好把魔尊重楼的注意力再转回去

各界对于魔尊重楼这个魔的心里话

上位者们

我们要求的真的不多,连听到这个消息后理应的盘算都没心情了,只求谁快点把这个武痴领走,最好此世都莫要再在这六界中看到他了!!!

魔界的诸魔们

我们的魔君大人就是这么狂狷霸气不拘小节!实力强到没朋友!

 

8.谈话

“你似乎总是情绪不高"看着似乎再次陷入了某种思绪中而显得有些不愉的飞蓬,重楼忽然开口打破了这一方平静

正在细思神界近来的情况,却不料突然被打断思绪,飞蓬微微茫然的眨了眨眼,回过神,却也不恼重楼乱他思绪,更因心知重楼本不是这般多事的魔,故眼中染上了微些的暖意,沉吟答道:”许是因我思量太多“

”是因神界“重楼皱眉笃定道,话中几许不满,惹的飞蓬沉默不言

”我不明白,你既如此,为何还要留下?“重楼没有在意飞蓬的沉默,自顾自的接着道出他的不解”你明知如今的神界,已不是当初的神界了“

虽是早已料到了飞蓬的沉默,但重楼仍然感到了经常出现在他周边的神魔身上,却极少出现在他身上的无奈

这种称不上好的感触让他有些烦躁,本不打算说出口的话也不经道出:“我不信你看不出,如今的神界已经容不下你了”

此话一出,飞蓬一僵,重楼见他如此,自觉失言,故也沉默下来

半响,飞蓬回过神,瞧着重楼总是好似不经意般窥探着他的神情的闪烁红眸,眼中划过一丝好笑,面上自也带出几分忍俊不禁,这般变化自是逃不过重楼的眼睛,虽是有些郁郁却也是松了一口气

散时,重楼不曾知道,飞蓬望着他的背影,给出了答案,许是因为这里除了他,并无他人,他的眼眸中终是露出了淡淡的忧伤,低低的叹息声中是不为人知的惆怅:“那又如何,普天之下,除却这个已经渐渐面目全非的神界,何处可许我容身呢”


9.此刻且欢,且当歌,何虑世间纷扰多?

那次谈话过后,重楼再见飞蓬,他的笑虽还是带着几许看不真切的深意,眉宇间却已没了那些个日益渐深的凝思,这一发现,让魔尊隐隐松了口气,他知晓,神将这般,多少是放下了许些

“这样不就好多了?没得那样懦弱的不像你”放下了心,重楼一开口就是嘲讽,不屑的模样很是招仇恨

飞蓬习以为常的抱胸靠在玉柱上,依旧是那般高傲的姿态,歪了歪头,回到:“一时没想通,钻了牛角尖,让你担忧了”

“哼”重楼状似不屑的冷哼一声,引来飞蓬轻笑

见重楼危险的眯起眼,飞蓬敛去笑意,清亮的眼睛不偏不倚的无辜回望,这场相视无言,最后以重楼莫名其妙的消了火,偏移了视线结束

事后,重楼回想起这件事,总有种似曾相识的怀念感和无论发生多少次类似的事,事后都会出现的感到自己示弱了般的郁闷


10.伪装技能get√

修长玉白的手指随性的勾着酒壶,空气中满是诱人熏然的酒香,地上散落着大大小小,为数不少的诸多酒器,那久久未散的酒香,无不诉说着这些个都是难得的好酒

重楼拎着酒壶再次灌进一口,如常的面色,完全看不出在场的这些个散落的酒器,大多都是他的杰作,享受般眯起的红眸懒懒的瞟向飞蓬:“以你一贯在外界的形象,真不知你是怎般逃了这么多的无聊的聚会的,总不是全成了睁眼瞎?”

洒洒洋洋的酒水从高处滑落,跌入飞蓬的口中,浅浅的红不知何时悄然的蔓延上了他脸颊,那一身清冷到有些漠然的气场,也为着这难得的红柔和了下来,若不是那依旧清冷透彻的眼眸,谁会怀疑他并未迷醉在了这美酒甘醇中

许久飞蓬并未出声回应的情况,让重楼有些意外,下意识的便去细瞧他眼中的神色,细看之下,才觉飞蓬看似冷静的眼眸中实则已经有些涣散,这般的神情让重楼直皱眉,一方他俩对酒之事由来已久,他自是知晓飞蓬酒量如何,绝无这般轻醉的道理,一方他却也觉飞蓬此番作态不似作假

重楼走近飞蓬,皱着眉正欲言语,却话未出口,便觉不对,嘲道:”你便这般哄弄那些个神仙,推词离去的“

”我才没那么无聊,去哄弄神仙“飞蓬眨了一下眼,他的眼中已经找不到那点飘零的涣散,纵使面上的红霞因着他又喝了些酒,而越发浓了些,看着很有些醉态,却也因着他依旧清明的目光,看上去更似带着迷离感般的怕羞

顿了顿,飞蓬接着悠悠然的,毫不在意的揭着自己的底:”最多,用着方才的那副状态,前去告辞“

对于这番话,重楼报以一声冷哼


 

11.水碧的回忆

水碧身为守护着神魔之井的神之一,自是知晓魔尊与将军之间常有私斗,不过因着无碍于神界,且因着将军对此事难得的兴致盎然,故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并不上报,也不知是不是巧了,其他与神将一般共事的神似乎也是这般想的,一时间,这事就这般被隐瞒了下来

只是时日久了,水碧也不免开始担忧,觉得这般下去总是不妥,到底纸包不住火,便是一时瞒住,也总不可能瞒了神界一世,故近来常常望着神将欲言又止,有那些个想歪了的与她关系好的神劝她莫要触犯天规,她也不好明道,只能苦笑以对

到后来,倒是神将先找上了她,虽是只说了句”水碧,你且宽心,此事我自心中有数“,但到底让她莫名安心了许些,心道,将军素来是个沉稳冷静,从不无的放矢的神,既然他这般说了,想来也是心中有了断绝才是

待到多年后,水碧再次回想起这件事,依然感到叹息,她怎么也未曾想到,最后事情会走向这种局面,魔界来犯,神界受损,将军私斗因此也被发现,神界派人缉拿,将军不愿逃离,坦然被擒,于殿前一力担下所有责任,被罚堕入轮回生生世世,从此六界五行再无神将飞蓬

 

12.承诺

“你......”

“快走吧,快点离去,他们就要来了”

“那你?”

“你不必忧心,我自有对策”

“......”

“你若是再不走,被逮住了,那我才要麻烦大了”

“你......,罢,你好自珍重,我一定还会来寻你的”

“重楼,答应我,不要再插手这场战事了,可好?”

“......好”

 

13.暗算

殷红的鲜血自他的嘴角滑落,昔日不染纤尘的衣衫上是重楼早已在他人身上看惯却在此刻显得格外刺目的大片血迹

重楼没有再出手,他站在那里,定定的看着飞蓬,语气中带着几分不解和笃定:”你分神了“

“乱了......乱了......”飞蓬没有回答,他半支起身,遥遥望向神界的方向,神色间是难以形容的复杂,那种意外中夹杂着终是到了这一刻的了然神情,让重楼下意识的感到一种微妙的危机感,尤其是他还发现飞蓬语气中潜藏着淡淡浮现的释然

若是一开始重楼还没反应过来,看到飞蓬这般反应,静下心来,那份因着高昂的战意而忽略掉的灵力波动,便明显到让他有些恼怒的出现在了他的感知里,这般庞大且杂乱的灵力波动,便是离着还远,他又怎么可能不知道那是交战时才会出现的现象,再一思前想后,他还有什么不明了的

察觉到这个情况的重楼本就有些不悦,虽然他并不在意发生这种事情,但他却知飞蓬是在意的,再一想到飞蓬会对此事做出的反应,重楼的心情瞬间恶劣了

这边,飞蓬已经起身靠近了重楼,在他嘴角轻轻落下一吻,乘着他还没回过神,转手就甩出了一个束身定

飞蓬顶着重楼那透着怒意的目光,有些无奈,却也没有解释,只是凝神静气的将注意力集中在游离的空间轨迹上,毕竟,他在这方面并不像重楼那般具有天赋且得心应手

终于,飞蓬感到依稀抓住了那份稍纵即逝的轨迹,眼神一凝,便是划开了空间,估摸着重楼身上的束身定就要失效,飞蓬片刻不停,就将他扔了进去,并施加灵力,尽快的修复了这处空间裂缝,做完这一切,他闷哼一声,本来停止的鲜血又自唇边溢出,硬撑着的身体因为松下气来而再度倒了下去

 

14.流年匆匆眨眼逝,转眼已是千年过

待重楼再去寻飞蓬,他已不在神界,未曾久留,重楼匆匆去往人界,却与飞蓬之转世擦肩而过

重楼早已忘却了当时的心情,却牢记这千年来,自飞蓬离去之后便不曾停歇的蚀骨落寞,他有时也不甚明了,为何会这般,明明他们之间只是暂时分离了,就如当初战事纷飞,他的实力不足以漠视一切去寻飞蓬,故多年未曾见,直到一切尚且安稳了些,他亦实力强大,方登神界

思及此处,重楼不禁皱眉,他去前便是已经知晓看守神魔之井的神之强大,却也未曾想过,这其中会有飞蓬,然细想下,这也并不奇怪,飞蓬好战却并不喜杀戮,不难猜测,以他的性子,定是会拒绝出战,如此,神界那帮子神定是要对他气恼极了

胸口突然传来的烧灼感打断了重楼的回忆,这是魔灵被杀的感觉,重楼查看魔灵的记忆,原是被飞蓬转世误杀的

重楼透过魔灵的记忆,看着飞蓬这一世的模样,忽的有些恍惚,那般鲜活的神情,熟悉的仿若昨日还曾相见,却也陌生的好似再也无从寻觅

不知怎么的,重楼突然就有了一个认知,这个人,既熟悉又陌生,似是而非

转念一想又是好笑,没有谁会比他更懂他,没有谁会比他更知道他的底细,纵使飞蓬轮回转世,前尘皆忘,但只要是他,他怎么会认不出?

 

15.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身后的气息已经远去,重楼这才转过身,他的眉目间还是时光亦不能抹去的锐气,神色间却露出了少见的只有历经时光辗转才会出现的沉寂与点点从未在他身上出现的惆怅

紧握的手已经开始酸涩,血从指缝间划过,溅落在地上留下痕迹,他却再也找不到会拉过他的手,叹息着一根根强硬的掰开,好让他别伤了自己的手,却又细心的不会伤了他的那个神了

重楼离去的身影依旧干净利落不见迟疑,却到底有什么,不一样了

后悔吗?就这么放过了他,任由他走进了别人的生命,任由他将自己心中最重要的位置许给他人

重楼冷哼,飞蓬是他不假,但他,却并非飞蓬

 

16.风灵再归

巨大的能量倾泻,掀起天地间的风云异动,却不是那些毫无灵力的凡人可以看见的

这般的情况已经不是第一次,就在近年来,因为人世间越发稀少的灵气,五灵珠不知在什么时候开始,作为载体的女娲石居然渐渐出现了崩溃的现象,时不时的就会出现这种因为束缚不住里面的灵力而出现的能量倾泻

只是,这次似乎有些不同,查看过灵境的蜀山掌门想

各地既没有出现暴雨,也没有出现干旱或者地震,瞥了一眼近年来天赋最好,正在信心满满的渡劫却被这次灵力倾泻吓的够呛的小辈,也没有出现雷劫活跃过头,翻了倍的情况,温柔的风穿过了他周身的灵力禁锢,扬起了他的衣角,蜀山掌门有些意外的发现,周围的灵气似乎比刚才浓郁了

这次不是水灵珠,不是火灵珠,不是土灵珠,也不是雷灵珠,是一直以来最平静的风灵珠吗,蜀山掌门若有所思

很不对,赶到了风灵珠所在地的重楼下意识的察觉出了不对,虽然四溢出的灵力不少,但是这些灵力是有着大体目标的,它们在向着一个方向而去,所以天地间的变化并不大,甚至可以说那样程度的灵力,对现在的人间界来说,是一种温柔的滋养

确定了风灵珠并没有事,重楼也不知道自身是怀着什么样的情绪,放任了这股灵力,只是尾随其后

一路上,这股灵力渐渐的消散,越来越小,却执着的连片刻也不曾停下,终于,它停了下来,围绕着一个深深沉睡的少年不停的打转

那般熟悉的容貌,分明是......

少年似乎不堪受扰,睁开了双眼,清冷的目光一如从前

“......飞蓬”

 

17.既是情深,自是相伴

“我有意识时,也很是讶异,后想想,也是释然,毕竟像我这样自然造就的神本就少有......”飞蓬想到神界的因他故而偷藏了神果的夕瑶,一瞬沉默,惹来重楼一声冷哼,无奈的看了一眼不知道又在为了什么不悦的重楼,飞蓬接着道“堕入轮回的更是罕见到只怕唯我尔,所以会出现意识并不是被洗去而是陷入沉睡,想想却也不是没有可能”

话说到此,重楼怎么会不明白,只是,重楼皱眉:“若风灵珠便是你醒来的契机,那为何......”

话至一半,重楼恍然,了然道:“是因当时,景天担负着此间气运?”

飞蓬点头

一时间,周围又安静下来,这份沉默并没有让他们感到尴尬,反而是让他们柔和了脸庞的神色,曾几何时,他们也如现在一般,便是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做,只是安静的相伴,亦是足以

“你已非神”重楼的声音突然响起,淡淡笃定道

“嗯”似乎是知道重楼想说什么,飞蓬只是一怔,笑道:“我许诺的事,是到了要兑现的时候了”

“哼”重楼冷哼一声:“你觉得这般够了?”

“啊”飞蓬恍然的应诺一声,眼看着重楼不悦的皱起眉头,闷笑接着道:“当然不够啊,怎么你也等了我这么久”

“你我相伴一世,如此可好?”

-----------------END-----------------

评论(5)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