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吟无痕

我要换皮了

这个账号...真怕哪一天就上不来了

密码复杂的我都记不住【滑稽

橙光游戏《[仙剑三]魔界至尊》飞蓬攻略以及感想


严重剧透!!!慎入!!!

 

作为知名系列游戏《仙剑奇侠传》的衍生同人游戏,由于极高的自由度,各线结局苛刻的数据要求和丰富饱满的剧情,曾一度让籼米们狂欢不止,可紧接着他们(包括楼主)就意识到了什么叫做天真。【历经沧桑.jpg】

这款游戏里居然有着随机触发设定和超多无提示剧情选项!这毫无疑问是十分考(sang)验(xin)血(bing)统(kuang)的!!就算有着存档神器,在很长时间内玩家也只能看着莫名其妙打出来的BE和NE结局,汪的一声哭成狗QAQ(不要问楼主有没有哭,关爱楼主,人人有责!)

 

重楼为了与飞蓬一战,而追逐至千年后,这也是众所周知的事情了!可能是因为这个缘故吧,飞蓬的地位直接被拔高成了掌握着TE路线的压轴角色,十分的不愧对重楼的一追千年。【滑稽.jpg】

作为重楼心中唯一获得了知己宿敌双重认可的飞蓬,他在其他路线里都有着不小的存在感,或多或少的彰显出他在重楼心中正宫无人可及地位。但既然是这样...他自然不会很好攻略,或者说能拿到他的HE结局,楼主的小伙伴也是逆了天了!!!【痛哭流涕.jpg】

想来如楼主一般拼命的第一阶梯玩家小伙伴们在经历了前面一连串的前置攻略任务攻略角色后,已经基本摸清了这个游戏的套数,魔尊地位是达成感情路线的硬性条件,但这其中也可以操作出智力路线为主和武力路线为主,总而言之一句话,无论什么手段,只要被认可即为成功!

但飞蓬路线中却是不可以动用其他旁门左道的!请安静的老实的痛苦的坚定不移的好好把武力值刷上来,用武力值坐稳魔尊位置,不然剧情半路夭折不说,就算临时跑其他感情路线,也会因为对飞蓬念念不忘而导致最后结局不是BE就是NE_(:зゝ∠)_

以上就是遇见飞蓬前需要注意的地方。

 

众所周知,在重楼获得了魔尊成就后,有一段时间段的时间流速设定是非常要命的,玩的多的都知道,直到飞蓬下界为止,这种情况都不会好转,猜测可能是为了符合神魔的时间观念,但一趟日程正好是一周来算走完就是七千年,一天一千年,就问你怕不怕!?

同时这个时间段,也被戏称为最考验血统的时间段,随机性剧情【神魔之战】会在这段时间里随机性触发!有无看脸,早晚看脸,据说有非洲小伙伴直到飞蓬因故下界都没能触发这个剧情哦~

当这个事件触发后,就自主认识了飞蓬,而后日程安排日常处理魔务的过程中会随机出现一个剧情,千万别快进!千万别快进!!千万别快进!!!楼主知道很多小伙伴都习惯性的会跳处理魔务这段,因为反反复复就那个样子,对结果也没影响,但是!但是!!这么重要的剧情选项就是这么不科学的夹杂在这里,楼主听到小伙伴提出这点时,也是汪的一声哭成狗/(ㄒoㄒ)/~~

这段剧情的内容大体是说,神魔战火逐渐消弭,向禀报‘你’神魔之井的驻守兵力等等...要是选择跳过,就会默认重楼已知状态,然后随着提示神魔之战结束,外出选项中会出现新地点【神魔之井(随机遇见飞蓬)】,就是因为这一点...楼主完全没发现这其中的玄机,这看起来多么的正常啊!【声泪俱下.jpg】

可是!要是你没有选择跳过的话,会出现选项【“说来...”】OR【这一平息...】,前一个选项重楼会出声自语飞蓬在这一战中的功绩,后一个选项重楼会心里暗自惋惜跟飞蓬恣意交手的结束,目前没看出来有什么差别,反正不管哪一个选项,最后的结果都是,重楼会接手神魔之井的镇守,跟后来接手神界那方面神魔之井镇守的飞蓬对门了!!!

看到这个发展的楼主目瞪口呆,楼主一直是以为因为是同人游戏的缘故,所以重楼才没有镇守神魔之井的!小伙伴笑楼主见识太少,楼主肯定...不服啊!然后楼主就眼睁睁看着小伙伴跟飞蓬见了几次面,因为住对门,所以重楼会察觉到飞蓬气息,同理,飞蓬不在他也会知道,也就完全不存在扑空这种事情,真是便利的令人羡慕嫉妒恨......事情发展到这里,都还正常,但接下来就跟脱轨了的火车一样一发不可收拾了!

重楼开始跟叛逆期到了一样,有时候行为不受控制,楼主一开始以为是BUG,嘲笑了小伙伴谜一样的运气,谁知道小伙伴笑而不语。楼主就好奇的看着她家重楼就跟有自我意识一样,逐渐的连日程安排都不给插手了,平日里除了处理魔务,其他时间全部都贡献给了他对门的那一位...对,就是那位正宫神将飞蓬。

那种热衷度,让楼主莫名联想到了初恋且在热恋期的少男少女,在他明明人设里有武痴属性,却完全不拘跟飞蓬是聊天、喝酒还是比武,更甚至仅仅呆着貌似也行的情况下,楼主只觉得似乎有一份冷冷的狗粮,在脸上胡乱的拍!【死鱼眼.jpg】

 

经历了一场谈人生,谈理想,谈三观,谈天谈地无话不谈...在楼主深刻的质疑起其他路线里这俩的友情含金量时,飞蓬路线的第一个转折点来了!玩过几盘的都知道,这个游戏里的武力值是十分十分重要的属性,越是难度大的攻略对象越是如此,这基本注定了玩家有没有主动的权利。

楼主估计了一下,除了那种完全性邪门歪道,前期半点不锻炼武力值,就算刷飞蓬补属性也来不及的可能会被那个神族杀死外,视武力值的高低,会依次出现重伤击杀,轻伤击杀,游刃有余(好感度低)以及作为HE钥匙的留他一命。

顺理成章的,小伙伴家的重楼因为经常跟飞蓬呆一起,很轻易的就发现了对方身上有飞蓬给的东西,进而饶了他一命,起了询问的兴趣,面对对方什么也不肯说的情况,更是果断的扣下了这个神族。然后...心大到楼主忍不住瞪目结舌的跟飞蓬把这件事情说了...说了...说了...

虽然知道他们两个心很宽啦,从很多隐约透露出的信息中都可以看出来,比如说,明明是立场对立的敌方还能好好的坐下来就着六界格局客观谈论,比如说,就算比武的时候似乎是真的下死手,但私底下却很关心对方,这些都真不是一般神魔能干的事!

虽然楼主已经对自身理解的他俩之间的兄弟之情产生了质疑,但楼主看到这里依然忍不住茫然的心情,就这么心里一片空白的看着重楼说完后,飞蓬叹了一声,他们确认了一下,然后重楼当着飞蓬的面放出了那个神族。

玩过飞蓬路线的玩家应该都认识这位,现在会头也不回的离开,但以后还会有一场偷听到的他劝飞蓬离重楼远一些的大戏!可小伙伴她家重楼不是超级爱找飞蓬?反正那种程度的见缝插针,楼主觉得也只有BUG能做的到了_(:зゝ∠)_

可能是好感值缘故,小伙伴打到这个剧情的时候,这个疑似飞蓬爱慕者的神族并没有直接离开,而是当场!当着重楼的面!!就跟飞蓬说,不要跟他走近了,他克你。具体楼主震惊的不太记得了,但大体意思就是这个,楼主当时就觉得,他真是刁上天了!当着重楼的面,尤其飞蓬也在场的情况下,诋毁他,楼主下意识去看了看重楼的状态,果然是冷脸OTZ

可这位大爷他并没有直接动手,因为他察觉到飞蓬他似乎早就听过这种话的样子,甚至对此是透露出了承认态度,楼主当场就炸了!!!这什么剧情啊???小三插足吗???还成功了???

看着重楼强压怒火,因为飞蓬而目送那名小三离去,没一巴掌拍死了他!楼主当场心就疼了...当小伙伴端着她去煮的面回来的时候,她顺口还问了句楼主,啧啧啧,这小脸扭曲的,什么事?说出来让我高兴高兴?楼主只有一个反应,我们友情的小船已经到了翻船的时候,呵呵。

当她看到剧情发展后,那了然的一眼。楼主现在回想起来...依然想要寻找时空机回到过去【西湖的水.jpg】咳咳,接着说游戏游戏,楼主虽然很伤感,但是小伙伴却是一脸奸笑的接着走剧情。重楼直接就问上了飞蓬,飞蓬也很干脆的给出了答案,那神族是个测命师...没错!前面不是诅咒来着,根本就是在说事实!!

楼主已经震惊到麻木了,就是这个时候,楼主突然发现,这次去见飞蓬不但涨了武力值,还涨了智力值!小伙伴递来关爱的眼神,她说,这还不是完全解锁状态。

喵喵喵喵喵?????

 

经过了第一个转折点后,楼主深刻反省了一番,或许这就是为什么总是没头没脑就扑向了BE和NE的原因,如果不是近水楼台,休想得了飞蓬这颗月亮!果不其然,楼主很快就看到小伙伴触发出了先前从未见过的剧情转折点二!

不知道大家还记不记得?重楼每次属性到达一个点,就会触发一个被动剧情,第一次是说感觉到颈侧魔纹在发烫,第二次是说感觉似乎有谁唇畔温度印在颈侧魔纹上,而第三次就了不得了!是专心刷NE六界至尊结局的大佬首先发现的,重楼这次感知有一瞬间回到了年少时,而那时候他被另一个魔族少年拥住,对方的唇落在了他的颈侧魔纹上,似乎裹挟着什么力量注入进了他的灵魂。

楼主记得,大佬把这截图发出来后!有一段时间里,籼米们活跃度飞一般的飙升,可万分惋惜的是,这位魔族少年似乎要么真的只在重楼这瞬间的回忆中出现,要么就在还没寻摸出来的路线里。

前面提过了,小伙伴家的重楼除了处理魔务就是去找飞蓬,那武力值可以想见的蹭蹭蹭往上窜啊!虽然楼主已经麻木了,可看到貌似触发了第四次属性剧情的时候,那还是一个激灵啊!这次重楼先是隐约听到了交谈声,少年时期的他和另一位神秘少年在闲聊,说什么听不大清,只有神秘少年的最后一句话听清了“此去当经年,难再会...”,他浅浅笑开,迷雾里只见一双深色眼睛流光溢彩,然后,就毫不犹豫的上前来,少年重楼不知道为什么也不避开,就任由他吻了自己的颈侧!!!

 楼主...【原地爆炸.jpg】

等楼主缓和回来的时候,却又亲眼看到重楼表示飞蓬的眼睛和实力突破时看到的那名少年十分神似,而且飞蓬的来历一直是个谜,虽然肯定是个神族,但异常的地方也很多。他这段时间一直在找飞蓬的信息,虽然神界瞒的紧,但他还是挖出了一些异常,比如说飞蓬成名的时间很突兀,完全没有前面的经历,就好像是突然就这么厉害起来了又或者先前藏拙,但重楼认为飞蓬不是这种性格的神,他直觉这其中问题很大。

楼主顿时有了一个可怕的猜测...觉得自己很需要速效救心丸!!!

重楼经历一番周折后,从先前的那个测命师中得知飞蓬诞生时,因为六界不稳的原因沾染过魔气,然而那个时候根本没有从神族成功转化成魔族的办法,被发现沾染上魔气的神族会被抛弃,那些被抛弃的神族通常结果是,在外游荡至堕魔,堕魔后不久就会因为清浊相冲而自爆身亡,下场极其凄惨。

因此飞蓬的确是那个给他留下了祝福的神秘少年,而他之所以最后没沦落到那个地步,是因为他自身的坚韧和果决,可由于这是无法复制的成功,谁也不知道他需要支付怎样的代价...而重楼的命格与飞蓬是无法共存的,如果重楼真心希望飞蓬好,最好离他远远的!

得到了这样的警告后,选项来了!【将信将疑】OR【不屑一顾】,看起来好像是没有什么差别的,但据小伙伴说其实这里是TE和HE的分歧点,要是选错了,会被虐出血来,说这话时小伙伴的脸色楼主不愿意描述,但TE路线似乎很虐的样子...话题转回来,这里要走HE的玩家们请选择【将信将疑】!

因为重楼态度,所以这位神族很快就会行为鬼祟的销毁东西,虽然重楼一直有所留意,可还是晚来一步。那神族更是在看到他的第一时间选择了自爆神魂,因此重楼无法从这位实力不弱的神族身上获取信息,而神族又将东西被销毁的很彻底,所以只能遗憾的看到这样的提示【这是一颗能录下周围发生事件的珠子,上面似乎被铭刻了屏蔽存在的符文,但已经碎的不成样子(无法使用)】。

重楼虽然想要探究,但线索已断,飞蓬也无意提起的样子,这件事情最后只能不了了之。


 后面的剧情都差不多,除了重楼时不时会想起关于命格相克这件事情,时间点一溜烟的便到了飞蓬下界前一战的时候,楼主心一下子就提了起来,多少次啊多少次楼主都阵亡在这里!除了第一次楼主是刷出了重楼在这一战里死了(好感度不够),就是后来明明好感度应该够了,可是飞蓬就是在这一战里死了或者拒绝重楼堕魔后受罚下界【绝望.jpg】

但小伙伴家的重楼真的是十分的给力,楼主上看下看左看右看时间都是已经到了,可重楼就是不跟飞蓬提全力一战!最后楼主更是目瞪口呆的眼看着重楼诱拐了飞蓬。

当然,他没诱拐到魔界,但也成功的让飞蓬辞职了啊!

以上,楼主期待着有能玩出TE路线的玩家,小伙伴不给楼主看她的路线,楼主自己走不出来QAQ

【重飞】破晓

 这是一个奇异的世界,比起其他世界都来的特殊,来源于一份执念,一份遗憾。

这份久经摧残破碎的执念是如此深重,漫长的岁月只能加重痕迹,听一声迟迟不肯割舍的呢喃轻唤那再也无法相见的神。

这份足以清浅也足以清晰的遗憾是如此难以消磨,到了最后也无法释怀,留下的唯有那不知后悔与否眷恋与否的一度回头。

此间像是奇迹的烟花,在那漆黑的夜幕安静绽放。

可烟花总是要转瞬即逝的……


 晋江地址: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2965266

【重飞】三流剧本

已是夜深,楼内的学生被军训折腾的筋疲力尽,多早早睡下了。

校内老旧的路灯透出的光很有几分暗淡,却也足够照出迟迟滞留在灯下的两人,一人眉目清俊,此时正拧眉颇感不可思议的瞪着抱住他便如何也不松手的好友,一人眉目低垂看不清神色,本该戴在头顶的军帽正孤寂的落在地上,无人问津。

飞蓬怎么也想不清这是演的哪一出?曾对他俩照料有加的首长因家中小辈滋事,不得不来本市一趟,那么相聚在酒桌上推心置腹一番,也是极其顺其自然的事,虽未料到首长会动念将他家中那闹事小辈塞给自己管教,但也不算太离谱……

“飞蓬……嗝!这话就这么难、回答!”

跟眼下情况相比,那算什么啊!

察觉怒气不禁上涌,可对已是醉的不知今夕何夕的重楼而言这完全是于事无补,自制的性格也令飞蓬无法容忍被怒气主宰了理智,心下只好再度默念,别跟酒鬼计较……别跟酒鬼计较……这个时候的不痛快,他迟早都是要还回来的……

“我有哪里不如她!”

大概是太久时间未曾听到回复,神智模糊的重楼自顾自的给飞蓬的沉默按上了答案,顿时不满的拔高了声音,下意识加大的力道又在下一刻卸掉,活像一只可怜的纸老虎。

本来一听这话,压抑着的情绪正要爆发的飞蓬被他这幅作态闹的是火气全无,只剩下满心无奈,这是哪里来的三流戏码,电视剧都不稀罕拍了好吗?!更况且……

“你跟她比什么?这能放在一起比吗?”飞蓬无力的再度说出结论,不去想也知道重楼八成又会将这话自顾自的忽略过去,正如同刚才那几次一样,顿了顿,他放缓了声音:“回去说,回去我就告诉你答案。”

重楼似乎是听进去了,收回了大半交付的体重,晃晃悠悠的倒退了一步,眯着眼审视般扫了眼飞蓬神色,此间已是交上了手,可令飞蓬颇感失语的是即便醉酒他的身手也未弱上分毫,一边不由自豪不愧是能在军中与自己相提并论的人,一边又觉棘手。

不过……飞蓬眸中划过一丝厉色,这个时候能有这番反应已是不错了,他可还能同平日一般敏锐?可只是一时惊讶的功夫,重楼已是毫不犹豫的抱了上来,义正言辞到了飞蓬怎么听怎么觉得可恨的地步:“那就现在说!对!就现在!就这里说!”

飞蓬:……

醉酒的重楼注意力全然集中到了飞蓬的身上未受牵连,倒是一直留意四周的飞蓬被这突如其来的状况打了个措手不及。

即便是从小到大恪守规则的飞蓬也知道,总有些学生即便是夜里也不安分,可令他怎么也没想到的是军训一天后,一群累瘫成狗实际上也的确体力严重缺失的学生里居然还会有精力充沛如同小怪物又或者是嗜好夜游到了哪怕酸乏到分分钟要跪躺依然坚持不懈的存在。

此时飞蓬的心情复杂难言,他几乎都想要去翻看黄历今天是不是不宜出门了,先是重楼被首长带来的酒惑了心神,低估了度数,多喝了几杯,而罕见的醉了酒,后是安静了一路的重楼突然耍起了酒疯,其无理取闹程度真是想想都心累,好不容易找到了敲昏他的机会,却因为诧异这么晚哪来的人而错失良机……

悉悉索索的声音响在耳畔,以飞蓬耳力岂会听不出其中夹杂着衣物和枝叶摩擦的声响,他视线落在一旁草丛,有心走过去,却被重楼绊住了步伐,只得下压眉目,低斥了一声:“还不出来!”

夜风拂过,一时寂静无声后一抹近乎要溶于夜色的黑色发顶默不作声的从夜幕映衬下同样漆黑的草丛中脱颖而出,似乎才是做足了心理准备,那人一反刚才的缓慢动作,倏然起立,清丽的声音掷地有声,在四周安静的衬托下依稀传出去很远:“教官好!我什么也没看见!什么也没听见!”

飞蓬才在讶异竟是个小姑娘,就被她话中的意思给逗乐了,而此时重楼也像是才发觉多了一人般,微抬头看了一眼,那眼神……陶乐可以发誓,完全不像是醉酒的人!虽然他一身不靠近都闻的出来的浓重酒气!

或许是发觉对方并不值得在意,重楼给予了这么一丝注意力后,再度将炮口对准了飞蓬:“你还没说,夕瑶跟我谁更重要!”

听见小姑娘惊呼一声,深知这个问题有多么不正常的飞蓬完全无暇顾及,也不想理会重楼!惩处什么的还是留在明天,女孩子不适合大晚上的还在外面,他轻叹了口气,开口道:“快回寝室吧,明天还有军训。”

见她愣愣点头,梦游般的飘荡离开,飞蓬又有些担心小姑娘的状态,可这显然不是空闲的时候,大概是看他注意力旁落,重楼双手依旧不肯放开,却直起身,一双在夜晚看起来尤其可怖的暗红眼眸直直对视上飞蓬的双眼,飞蓬当下心中一个咯噔,等、等下啊!你执拗的性子倒是不要发挥在这种地方啊!!

若说方才的他还是在单纯的耍酒疯,不一定非要个答案的话,现在这状况才是真正的骑虎难下!在先前的几次不甚成功的交流中飞蓬就发现了,醉酒状态的重楼可不同于清醒状态下的重楼,不说清醒状态下的重楼根本不会问这种问题,就是清醒状态下的重楼甭管好坏都至少会听进去就甩了醉酒状态下的重楼一条街!哦不,是一个国!

看着无理取闹非要个答复,估摸着不给答复就要跟他干耗到酒醒的重楼,飞蓬感到无比心累,这要怎么比?怎么比啊??你俩一个青梅一个竹马,都是世交,一个是需要保护,一个是可以并肩作战……这不跟问荤素不拘的杂食者,肉好还是蔬菜好一样吗?!这都什么破问题!可看着他清明如故的眼眸,飞蓬到底只是不甘的瞪了一眼,认输般别开眼去。

“是你。”

“是你!”



题外话:本来有次日谈的,本来,至于为什么没有了......你们可以问问小船干了什么......

顺便,等着你俩的论坛哟!

日常片段【二】

莹白的玉石上暗红的纹路间流光隐隐,风裹挟着青色的神光疾驰而过,却如同被投入水中的石子,空中微微荡漾开一层波澜,又悄无声息的将方才的动静掩盖了下去,只有那越来越亮的阵纹昭显着那一抹神力的去向。

青色的荧光悠悠脱离阵纹,飘散在空中,他深蓝的眼眸凝视着那漂浮不定的荧光,他知道,只要走过去,便是那长眠之地。

他缓缓阖眼,收拢手指,熟悉的冰冷纳入手中,随着他起身迈步,那一点点的懒散被敛尽,余下的是那在无尽的岁月中,无数场战斗争锋间磨砺出的肃穆,即便无意,也予人高不可攀感的孤傲。

白茫无际的空间里,泥土带着略微的暗红,各种样式的残破兵器凌乱的被放置在地上,浩浩荡荡的气自它们身上发出,若非早已残破不堪,这股庞大的气只怕整个六界能对此安然若素的不过十余位。

飞蓬来时的位置很是巧妙,正是唯独被留出的一条小径的尽头,他目光扫过路径以外密密麻麻的黯淡兵器,最终落在了蜿蜒向前看不到尽头的小径上,他遥遥望着,思绪似乎随着视线,落在了那看不到的另一端。

一声清浅的叹息,在这寂静的空间里倏然响起,飞蓬眸光微烁,那路的一端,忽现一位伊人,只见她仙姿佚貌,目光如春风和煦般温和亲切,步履缓慢亦极快,只是眨眼功夫便行至飞蓬跟前。

她细细看他,试图从他沉静的眉目中挖掘出些什么,随着时间点点滴滴的流逝,那分明的期盼一寸寸的消泯化作她眉宇间,眼底中的愁思,她这般的美人便是稍稍蹙眉也是叫人心疼的,又如何有人舍得她露出这般的愁容。

她窥见飞蓬眼底她的模样,急急敛去愁容,露出几分懊恼的神色:“你难得过来,瞧我,竟摆脸色,若你因这事,今后都不在过来了,我可不知要多么后悔了!“

他每每来此,她都或多或少的露出这般神情,以他聪慧,又如何猜不到她是在忧虑着些什么呢,他的变化,瞒的再好,又如何瞒得过这位一直照顾他,关心他的姐姐?

妥帖的暖意与歉意溜过心底,知她有意翻过,飞蓬也便只做不知,柔和了面容,露出一个浅笑:“你若要这般说,那我才更不是,本说好常来的,都叫你用上难得了。”

她展颜欲笑,又强自按住,眼中满是笑意,却做横眉竖眼的凶悍状,没好气道:“难道我说的有错?如今已无战事,也不知你忙个什么,天天不见踪影的,见你一面,竟比战时还来的稀罕!”

飞蓬眼中染上几分无奈,轻声安抚道:“这也是无可奈何之事,即便两界停战,神魔交界之地,依然是重中之重,若看守者实力不足,那许多要紧的战报便有可能失去,对神界而言未免太过危险。”

她没有错失他听闻她话语时瞬息流露出的晦涩,更没有听之任之的信他一切安好,这不是她第一次得知这个消息了,却叫她觉得比第一次听闻更加的感到寒冷刺骨,心头冰凉,神界这样的做法,意味着什么,她稍作思索都觉得被狠狠割伤,抿了抿唇,她知晓她不该沉默,却怕一开口便叫他察觉端倪,但她这般反应,又与开了口何异?挫败的垂下头,正看见他的手指微弯,那是他无措动摇时会有的小动作,正想着,一道熟悉的声音从上方响起。

“我学不会委屈自己,你知道。“

——所以,请安心。

她轻轻应下,抬起头,露出安心的笑容。

又是说笑几句,她目送着他离开,直到确定他已然离开这个空间,她方才露出沉重的神色。

她垂眼看向自己玉白的手,她未曾如此刻般庆幸,这幅摸样只是一个脆弱如泡沫的幻影,并不会因她的任何心绪起伏而产生变化,而那时她的头正低低落下,神色丝毫不为飞蓬所见。

不会委屈自己……吗?

她蹙眉沉思,他道出这句话的瞬间,她竟生出一种惶恐,阴霾笼上心头,有种惶惶然的不祥预感,似乎不解开,继续这样放任下去,有朝一日,她一定会失去重要之物。

日常片段【一】

殷红的血缓慢却持续的从伤口处溢出,带出缕缕血腥味来,神力不断的扑上意欲修补,却被那残留下来的丝丝魔力缠上厮杀起来,反倒叫伤口撕裂的越发大了起来。

疼痛的滋味并不好受,御风而行时的微风也在满身的伤痕上冷冽了起来,可那一贯静静流淌的鲜血,却有种在燃烧着,沸腾着的错觉。

……不,或许不是!

飞蓬轻轻将手覆上伤口,一丝丝的暖意从中散溢,按下,温热的鲜血霎时染了满手,他抬手而视,那是,鲜红的,预示着生命的色彩。

是热的……

什么时候?

似乎是有点奇怪,又似乎是有点意外,他微皱眉,深色的眼底划过一丝困惑,依稀间又觉得可笑,心底有隐约的影子浮起,那是久远到难以追忆的回忆。

努力的试图忆起,最后的结果似乎是想当然的……无力。

到底是太久了……

无可奈何的闭了闭眼,自然垂落的手上有些凝滞的红色缓慢的顺着手心纹路蔓延纵横,虽未再看,可飞蓬却有种感觉,并非如他开始疑惑一般,这样的温度,在不可追及的最初,便是存在的。

只不过,不知何时,便被——

淡忘。

失去了意义的时间,渐渐冷却消散的——

太多。

树叶被忽来的风吹的沙沙响,还未到神树之顶,他便有所察觉般,若有所思的停下了脚步,抬眼仰望高大的神树,他抿唇思索,夕瑶不在,那么,是回神魔之井自己养伤,还是,等她回来?

几乎瞬间,他便又御起风,向着神树之顶而去。

自己养伤实在太慢,而神魔之井……纵使时光流逝,纵使怨气不复,那里也有股让他无法松懈神经的只有久经战争才会察觉出的硝烟味,睁眼闭眼都好似还能看到,两界交锋,嘶吼震天,断壁残垣,鲜血满地……

说不上喜恶,但在有选择的情况下,他总会偏向别处。

草木的气息似乎透过身体直达心底,不觉的便叫他松软了神色,席地而坐倚靠在神树上,整个神界中,他最属意此处,许是因这里最是静谧,许是因这里灵气最是清澈凝透,亦或者,都有……

不知不觉的,眼皮愈发沉重,抵抗的情绪方才升起便被拂去,一种熟悉的自在感由心而生,不同于同重楼争斗时兵戈相见的抗衡好胜,心血沸腾,同样的却是那种真切的感受到了自我的感觉。

…………

【你是不是太在意他了。】

虚妄中似乎有一个声音,虚虚实实的恍若幻听。

【立场敌对,他又身份特殊,在意,岂非理所应当?】

几乎自然而然的,另一道声音接过话,回应道。

【只是这样?】

似乎很是吃惊,它用无意义的话语追问。

【还能如何?】

另一道声音语气依旧平稳冷淡,反问回去。

【……你往后能莫要与他接触了吗?】

它沉默了下,转开话题,似是抵触。

【嗯?】

【吾不喜欢他。】

它迟缓却又坚定的说道,其中似乎蕴含着什么未解的深意。

【这不可能,无论是职责或是其他,避无可避,亦无必要。】

莫约是接受了这个说法,他没再深究下去,诉说事实的声音中带着一种淡淡的肯定。

【可是……】

它似是有些着急,临到头来又不知为何迟疑了起来。

“飞蓬!”

女性柔美的嗓音忽的响起,惊讶之余还有几分无从掩饰的担忧。

【他会夺走你!他会夺走你的!】

它喃喃自语起来,最后竟像是肯定一般,染上了忿忿。

小声的惊呼唤醒神智,不及询问也不及听清它最后的话语,草木的气息徒然清晰起来,换若梦境的对话一下子便模糊不明,仿佛蒙上了一层看不清的薄纱。

温和的神力覆上伤口,缓解疼痛的同时也在拔除那些坚韧的魔力,暖洋洋的,让飞蓬不禁有些懒散的掀起眼睑,温婉的女子正跪坐在一侧,尽力的施展着神力,虽是面纱遮面,眉宇间的颦蹙却不是那半透明的面纱可以掩饰住的。

又叫她担心了……

飞蓬默然想到,却不知道如何去叫她安心,又或者,知道却是他无法去做的。

日常片段

神界唯昼无夜,时而恍惚,不知岁月

眉目极清俊,风姿难尽的神御风疾行,不虞的神色随着渐渐远去不闻的喧嚣而逐渐淡去,思及仍有不快,却更添几分复杂

如此……不知所谓!

纷杂的思绪悄然溜过,在一瞬的维和中散去

嗯?

蓦然,他停了动作,一往无前翻涌不息的风亦缓缓卸下狂肆,安静平缓的在他身侧打着转

眉微一挑,熟悉的重量携着冰凉落于手中,他向侧看去,微暗的眼眸泛着如剑开刃后的寒芒,明是空无他物的云端,却好似有着唯他可见的生灵一般,挥手便以剑鞘携与神力击去

锵!

意料之中的声响,狭长的腕刀格住了袭来的剑鞘,魔力将充斥着攻击性却无多少杀意的神力抵去,暗红的身影自虚无间显现,刻意隐藏的魔气因神突来一击而隐晦有些沸腾

见他现身,神眸色更暗,唰的一声轻响,寒芒乍现,魔目光一凝,几息之间,已过数招

火气稍褪去几分,神便收了手,此时虽大多神祗皆聚于清和殿,但也到底并非所有,那些无门无路不够资格的低价神祗不说,更不知有多少会似他这般中途离场的,此处到底不是久留之地

正兴冲冲的凝神聚力,对方却收剑一副不欲再战的样子,魔只觉好似兜头浇下一盆冷水,有点凉有点憋屈又有点火,稍稍稳下心神,再看向神,不难察觉出他心情不佳,而缘由似乎……:“飞蓬……?”

在察觉到熟悉的气息时,飞蓬便隐隐有所预料,孤身闯入敌对之地这种事,即便是胆大到一如魔界中魔,也少有魔试,更莫提如今虽是停战之时,神魔之井两侧却是由两界最强者看守把持,但,也并非绝对……

某位任性妄为,胆大包天的魔尊可从来不管这些,随心所欲惯了的他,做出什么事情来都不奇怪

思及此处,他毫不犹豫的便动了手

结果……还真是他!

再怎么任性,也该有个度啊!

哪怕天赋长于空间术,能对此干扰的,少之又少,但不巧,神界就有几件!

一界之主独自前往敌人满地的地方……万一被发现了,不是找死是什么?!

勉力压下有些大的火气,飞蓬对自己一碰见重楼就容易情绪波动起伏大的情况从一开始的警惕不适到克制从容,只觉得自己的涵养是越来越好了

沉静下来的神力一同安抚了他的情绪,他知重楼疑惑,他亦是满心疑惑,纳闷道:“你可是有事?”

一提起这个,重楼立时想起自己先前去寻飞蓬,却只看到了几个中看不中用的弱鸡,登时心情有些糟糕,抱怨般的反问道:“你怎不在?”

在看到重楼神色转变时,飞蓬便下意识隐隐感觉这事似与他有什么关联,待他话道出口,深知其武痴本质的飞蓬轻易的将事情的首尾揣摩了个通透,一时既是失言又是感到啊,果然是他会做的事

“我不似你,什么都可推了干净。”飞蓬漫不经心的瞥了眼清和殿的方向,重楼恍然,虽然不喜神界的那些个条条框框,但不代表他便对这些一无所知,脸面功夫即便是在魔界,也不能说没有,更别提神界了,即便飞蓬如何不喜,也总有推却不了的时候

心念一动,风骤起,微垂眼睑间他已御风而起,只在交错间轻轻留下一句:“走了。”

目光下意识的循着深色的发丝而去,那方向……是神魔之井,重楼眸光微烁,声息间便消了身影,空中余留丝丝空间之力


▪事件后续


空中弥漫着细微的血腥味,躁动未平的灵力肉眼不见的互相隐晦拼杀,这一切,莫不在昭示着方才此处有着一场关乎着刀与剑,血与胜的厮杀

“重楼。”

微冷的声音忽在一片静谧中响起,引魔抬眼看他,清俊的面容上带着一如往常冷淡的神色,好似什么也入不得他的眼中,眉目间却依稀流露出若有似无的温柔,也许正因如此,才即便知他难以靠近,也从不乏飞蛾扑火之辈,许是色彩的缘故,他眼眸瞧着极深,久经沙场的煞气留下了即便寻常也难褪去的锐利,细碎的凉落在平静的眼底,极难想象他也会因兵戈相交间的互不相让而燃起灼热好胜的目光

未待他有所回应,飞蓬便将手中玉简塞了过去,见他垂眼看去,述道:“此内为神界地界大致分划和基础须知。”微是一顿,声复起:“虽我觉似这种轻易可知的消息,魔界定是知晓,但你,未必会做理会。”

重楼不置可否,低垂的眼眸中似是闪过什么神色,飞蓬虽看见,却捕捉不及,只见那玉简在他手中消失,却是收下了

微小说

01 Adventure(冒险)

神魔相交,这在六界何人看来都是一件不可思议,太过危险的事,可偏偏,当事的两位均不以为然。

02 Angst(焦虑)

还未,还未至极限,判辨之时,不甘,不甘如此......!

03 Crackfic(片段)

一切的漫不经心,在对上他眉目一刻,瓦解不复。

04 Crime(背德)

管他神界!规则如何!只要你留下伴我,直至天落!

05 Crossover(混合同人)

是他,乐师。

“太子长琴啊,近来多番忙碌便是因他而起。”注意到神将目光,小神极自觉的便开口解说起来。

06 Death(死亡)

纷飞思绪空过,唯红,残留,忿忿不甘,心了然,眉目微扬,空暗淡,纵身一跃,搏一把,输也,甘愿!

07 Episode Related(剧情透露)

真只是你忘了,还是,你已非你。

08 Fantasy(幻想)

若是未曾不去理会心中不安,是否此刻你仍还与我兵戈相交,把酒淡笑?

09 Fetish(恋物癖)

众所周知,魔尊喜兵器,最珍莫过臂间双刃,却不晓他曾为一剑独劈空间,只为妥帖安置。

10 First Time(第一次)

“如何?”目光在那暗色血迹上一扫而过,对上他深蓝的眼眸。

“无碍。”微摇头,收剑归鞘,那庞大的妖兽已然尸骨渐冰寒。

11 Fluff(轻松)

“他喜爱何种类型的?”

“不晓得!”

12 Future Fic(未来)

“哼!魔界事忙,且放你一回!”

“重楼,我是景天。”

13 Horror(惊悚)

他眼中的神色,让人心惊!

14 Humor(幽默)

“重楼。”

“……?”

“可以割下你的角看看吗?”

“……!”

“哈~瞧你!竟当真!”

15 Hurt/Comfort(伤害/慰藉)

此时此刻,只知拼尽全力,纵使双刃染血,也平息不了涌动几欲溢出的情绪。

无论输赢,无论生死,甘之如饴!

16 Kinky(变态/怪癖)

“这面水镜……”

“可以看到本座想看到的所有六界诸事!”

“……”【偷窥狂!】

17 Parody(仿效)

最近重楼沉默的不像话,飞蓬忽然感到一种微妙的危机感。

18 Poetry(诗歌/韵文)


19 Romance(浪漫)

“那些东西如何,我可不知,只知……”微凉的手隔着衣物搭在跳动的生命之源,微眯的深蓝眼眸流泻着不明的神色,他看着他,唇不经意的弯起,语气肯定。

“是我,选择了,你!”

20 Sci-Fi(科幻)

“他们打算放弃你,飞蓬。”投影出来的红发男子依靠在王座之上,暗红的眼眸看不出情绪,似乎只是随口的告知。

深蓝长发的男子未置一词,甚至目光也未曾从密密麻麻的操作按钮上移开,眯了眯眼,活动了一下手骨,眸光一利,机甲瞬动,朝敌去,哂笑回:“那又如何?”

21 Smut(情|色)

凶狠的噬咬,温存的亲吻,高涨的温度,交错纠葛的身躯,依稀,有轻笑自谁唇边流泻?绮丽难言。

22 Spiritual(心灵)

兵戈声起,没有谁,会比他更靠近自己。

23 Suspense(悬念)

我们,还会有再见的一天的。

24 Time Travel(时空旅行)

红发的魔,腿上坐着紫衣女子,一看就是气氛良好,神将•多余极了•引起了双方注意•飞蓬,微垂眼睑。

“抱歉,打扰!”

25 Tragedy(悲剧)

结束了,在他未曾察觉的过去。

26 Western(西部风格)

“我赢了,你便跟我走!”

“呵!”

27 Gary Stu(大众情人(男性))

“重楼,你可真是受欢迎,哈~”

“……哼!”被这么说,感觉真不好。

28 Mary Sue(大众情人(女性))

魔尊大人怀里的那位定是风华绝代的美人儿,光从仅可窥见的那只手中便可窥察,不过,似乎那手骨比一般女子要大许些的样子……是错觉吧!

29 AU(Alternate Universe,平行宇宙剧情)

“不去见他吗?”明明当初因他而身受重罚。

“不了。”知道他很好,便足矣。

30 OOC(Out of Character,角色个性偏差)

非原,已证。

31 OFC(Original Female Character,原创女性角色)

“为了我所爱的,请你去死吧!!!”神色癫狂的神女,不顾一切。

“本将,不愿。”不识,罢,姑且,困。

32 OMC(Original Male Character,原创男性角色)

疑惑的目光触碰到剑,化为了然,笃定:“尔为,剑灵。”

33 UST(Unresolved Sexual Tension,未解决情|欲)

涌动的情欲在身体里沸腾,凝聚在身下,被神轻轻巧巧的握住,他的眼眸还是一般的静透,吐出的话语中那事不关己的语气,让魔只想狠狠擒住他的唇,打破他平静的模样。

“你动情了。”

34 PWP(Plot, What Plot 无剧情。在此狭义为“上床”)

“下去!”

“……”

“……”寒芒掠过。

床,塌了。

35 RPS(Real Person Slash,真人同人)


——完——

没救了,不明所以的剧情为主啊!!!!!!

(ಥ _ ಥ)

但凡空白一定是孤的脑洞衰竭了,找不到地方割肉了啊!

【重飞】后来

夏季

 

酷热的季节,对着树下对持的两个非人类而言,却没有丝毫的影响

 

”重楼“坦然的顶着重楼沉默紧盯的视线,飞蓬万分自然的打了个招呼,就恍若自醒来后这般多年的冷淡和漠视都是假的一般

 

很久没听他再叫他的名字,他不免有些恍惚,但也只在一瞬,重楼知道,飞蓬的语气与其说是自然的打招呼,倒不如说,那只是他要说正事的前奏,他只是,习惯了,习惯了与他说事前,先呼唤他一声

 

好似为了证实,飞蓬刚吐出他的名字,便是一怔,难得茫然的神色,虽然极快敛去,依旧被重楼收进了眼底

 

抿了抿唇,飞蓬冷淡到近乎残酷的开口道:”这般拖下去,不似你我性格,放手吧,你知的,我不爱你”

 

“这般话,你并非第一次说了”重楼眼眸沉沉的看着他,这样的话,他不是第一次听了,他醒来时,他便听过一次,但即便如此,依旧叫他心情不快起来”你知我答案的“

 

飞蓬皱眉,他当然知道重楼没那么轻易死心,但要他死心也称不上难

 

可偏偏,构成他死心的条件,他一条也达不成

 

结果,还是只能选择这么做

 

”如此,便来做个约定吧“清清冷冷看不出情绪的眼眸,正对着重楼,淡色的唇,低声将他的想法娓娓道来:”在千年内,我会尝试着接受,而如果,最后我还是没办法对你动情,你便彻底死心“

 

”如何?这场赌博,你应是不应?“他的眼眸透着清亮,嘴角勾起挑衅的笑意,从容自信的模样,好似一起尽在掌握

 

既然他许以机会,他有何理由拒之门外?

 

重楼同样扬起一个挑衅的笑容,无比笃定,自信道:”自然是应下!“

 

最后,那场赌约,究竟如何了呢

 

似乎,神界那压抑悲愤的气氛,表明了一切

 

【整个神界最值钱的将军,怎么就无声无息的,被魔界的大尾巴狼叼走了?】

【重飞】后来(魔尊篇)

他还是那样的,无动于衷

 

红色的发丝在空中飞扬,露出藏于其中的长角,深邃俊美的脸上不带丝毫情绪,他的眉目间是毫不掩饰的霸道强势,深色的眼眸中是岁月沉淀下的沉稳和天性的桀骜

 

他正在云间飞驰,目标明确的前行,冷厉的风声在他耳边呼啸,却未带走他一丝的注意

 

但这不奇怪,他从未敞开心扉,又如何动容?

 

他冷了他多久?

 

不记得了

 

这分明对他而言并非好事,重楼却扬了扬嘴角

 

在许久以前,他便察觉到异样,虽然他们已然不在如何的亲近,但生来和时间沉淀下的默契,并不是飞蓬想便可以抹去的

 

那份异样,正是来自与他

 

飞蓬他,站在了一个分叉口,犹疑着如何抉择

 

若是以前,他会担忧他的情况,因为飞蓬从不犹疑,一旦出现,未免反常的令魔担忧

 

而如今,他却是每每想到,便忍不住的心情好

 

依着他那性子,早就该做出点事了,只是这般冷着,淡着,对他而言,本就不是什么正常的事

 

重楼只是想想也知,飞蓬大概会做些什么,他总是心软的,对亲近的,更是如此

 

不能杀,不能设计糟践对方心意

 

略略换位思考一下,猜出来根本不费劲

 

夕瑶没看出来,懵懂的糟践了这份机会,可不代表他也会

 

重楼嘴角扬起一个张扬的幅度,眼底满满的都是自信

 

这是一场赌博,也是一份机会